陆游《钗头凤》竟被现在的学者称无稽之谈

来源:教育    时间:2019-06-12

  本网记者杨崇海/摄  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讯(记者张君荣)5月25日,中国社会科学院科研局与荷兰博睿学术出版社共同主办的“中国经典学术著作在国际传播中的机遇和挑战”高端论坛在京举行,中国社会科学院秘书长、党组成员赵奇到会致辞。  赵奇指出,习近平总书记在致中国社会科学院建院40周年的贺信中要求,哲学社会科学工作者要以研究我国改革发展稳定重大理论和实践问题为主攻方向,立时代潮头,通古今变化,发思想先声,繁荣中国学术,发展中国理论,传播中国思想。这既是党中央对新时代中国哲学社会科学工作者提出的目标要求,也是新时代赋予中国哲学社会科学工作者的使命和责任。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需要传承创新和兼容开放,哲学社会科学工作者要更好地总结中国实践、提炼中国智慧,创建能够反映新中国70年伟大社会变革的哲学社会科学知识体系,进而有效地整合研究力量和对外推广资源,充分发挥学界、出版机构等不同主体的作用,构建全方位、多元化、立体式的对外话语传播体系。

  比如它对华为的长恨在于它不希望看到一家中国企业引领5G网络技术,因而它极力想在世界范围内打压华为的发展。其短谋则是要把打压华为当作迫使中国在贸易谈判中让步的筹码,冲击中国坚守原则底线的意志。

陆游《钗头凤》竟被现在的学者称无稽之谈

红酥手,黄藤酒,满城春色宫墙柳。

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 错、错、错!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 桃花落,闲池阁。

山盟虽在,锦书难托。

莫、莫、莫!只要是读过唐诗宋词的,不但会背这首词,而且都知道这首词的来历。

陆游虽然在文学上成绩斐然,但在婚姻生活上却不大如人意。

他21岁时与自己舅舅的女儿唐琬结婚,婚后,夫妻二人感情融洽,情投意合,伉俪相得。 但由于陆游的母亲对唐琬百般挑剔,极不满意,所以就逼迫陆游与之离婚。 母命难违,陆游只得违心地与唐琬诀别,另娶了王氏为妻。

唐琬也嫁给了同城的赵士程。

十年以后的1115年,陆游遭秦桧黜落,回家乡闲居,春游时与唐、赵相遇于禹迹寺南之沈氏园。

唐琬告诉赵士程,遣仆送去黄封酒和果肴,以通殷勤。 陆游面对此情此景不胜伤感,挥笔在园壁上写下了这首《钗头凤》。

后来,唐琬见了这首词,牵动自己的愁绪,也和了一首《钗头凤》: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 晓风干,泪痕残。

欲笺心事,独语斜阑。

难,难,难!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

角声寒,夜阑珊。

怕人寻问,咽泪装欢。

瞒,瞒,瞒!这就是这首词产生的整个过程,经过元明两个朝代时都风平浪静。

但到了清朝,有人就对它提出了质疑,说这首词不是写给唐琬的。

启其端者为清人王士祯,他在《带经堂诗话》中说:疑亦小说家附会。

还有一个就是吴骞,他在《拜经楼诗话》中也说:殆好事者因其诗词而附会之。 并推测说:且玩诗词中语意,陆或别有所属,未必曾为伉俪者。 从此以后,多有附会,然而不知大家注意到没有,他们语中用的大都是疑、殆、或以及未必等,也就是说,他们没有一点根据,只是在那里瞎琢磨,瞎猜,除了给人误导外,别无用处。 以我看,他们才是真的好事者。

好在后世的人们并没有把他们的话当成一回事,更没有信以为真。 无论是今天的电影《风流千古》,还是原来搬上舞台的戏剧,都还是沿用原说,始终认为这首词就是陆游写给原妻唐琬的。 其实我们只要了解这个故事最早的记录,就能明白一切了。

这个故事最早见于宋人陈鹄的《耆旧续文》、刘克庄的《后村诗话续集》以及周密的《齐东野语》等。

陈鹄距离陆游生活的年代最近,他在《见西塘集·耆旧续文》中说,自己弱冠客会稽,游许氏园(沈园后属许氏)时,见壁间犹存放翁题词,笔势飘逸,至淳熙间,其壁犹存,好事者以竹木护之。

这些话应该是真实可信的。 其次是刘克庄,他稍晚于陈鹄,但他的材料来源于陆游的老师曾茶山的孙子曾默那里,这也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他们对陆游的事情了如指掌,没必要无中生有地编一套野史或传说。

距陆游最远的周密也不过相差六七十年,他在《齐东野语》里详细地记录了《钗头凤》故事的始末。

同时,周密还转录了陆游六首沈园诗与《钗头凤》相参证,也说明陆游的《钗头凤》为感念前妻所作,是有事实根据的。

质疑者有一个共同的观点,说《钗头凤》是陆游自南郑经凤州到大散关时所作。 我们知道,陆游在大散关的时候正是秋天,铁马秋风大散关,大散关头又一秋,与满城春色宫墙柳根本不是一个季节。 退一步说,即使季节相合,作为一个爱国诗人的陆游在短短几个月里,不可能在战马倥偬间浪迹青楼,狎妓冶游,还给自己的情妇写首词,留下千古笑柄。

这不但与诗人的性格不符,也与古代的军事制度相悖。

因此,说陆游的《钗头凤》是写给情妇的观点,都是无稽之谈。

  而归属于公共博物馆、公共美术馆等机构的这类艺术收藏品最重要的功能就是被观看,藏品的图片则是由博物馆等机构制作成画册与各类文创产品进行售卖,除去政府支持与私人捐赠,此项收入一定程度上维持了机构的正常运营。现如今现实问题来了,时代的高速发展让整个社会变成一个数字化的地球,印刷精美的沉重的画册并非大众都能收藏与负担,画册印刷精度再高也无法弥补在尺寸方面不能放大缩小观看的短板,数字图片光盘反而更受欢迎,于是更多的大众消费聚集在了文创衍生品上,造成大量画册文集滞销、销售量下降的尴尬局面,文物藏品被观看的形式已经变得多样了,人们不仅于展览厅、橱窗前、画册上了解作品,更多地变成了无需出门的数字化模拟观看体验,像全景游览形式或者VR(虚拟现实技术)。保守的公共艺术机构也许是时候做出顺应时代的改变了。

下一篇:没有了

联系方式:

友情连接:

教育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C) 2006-2019 教育-初中教育www.36788f.com All Rights Reserved.